銀影

浅谈脆皮组

POX灼涟:

过了一天才想起来把之前跟@妄妄汪汪汪虚妄桑 讨论脆皮组之间关系的这个问题整理一下,作为个不咋正经的分析放上来。


虚妄桑之前给我安利了一个手书,现在也安利给大家:av18046291。其实我作为一个砂厨,总是不想去猜法斯对辰砂的在意程度是不是远低于辰砂,或者是什么别的一想起来就觉得砂砂超惨的事。


“朝着盛开的樱花聚集起来的人群,连名字都没有的小花被肆意践踏,「无论哪朵花都很漂亮的」这种话,还真是能够不负责任地说出口啊。”几句歌词真的很扎心,中间还穿插着弹幕里一句“真羡慕你啊,连敌人都喜欢你”,第一次看这个视频时也是深夜,着实是一把40米大刀子,脆皮之间的复杂关系对于我来说远比两人的对立来得要更刀。


某种层面上来说,法斯诚心诚意地邀请辰砂共同赴月,而辰砂那时的“我不会去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有点不能理解,但实际上两人的对立应该说是理所当然的。我最初以为辰砂那句“真羡慕你,连敌人都喜欢你”只是一时出口的气话,但在二次登月之前辰砂拒绝法斯的理由却是“受到那些月人欣赏的你,不可能了解独自一个人的心情”,我才真正确认脆皮组之间的分歧究竟是什么。这句话表面上像是辰砂说法斯不理解老师,实际上也是在说法斯从来没有了解过辰砂自己。


法斯绝不是想起来辰砂就去找他,想不起来就不去——他对辰砂的在意不管是哪种,都是可以敲定确实存在的。但“月人最爱的薄荷色”和“我在这里等了很久也没有人来”始终是横亘在两人之间的沟壑,法斯一直不了解辰砂想要的并不是表面上的新工作,而应该是「摆脱孤独」。


法斯相较于辰砂还是个心思比较单纯的孩子,个人认为辰砂对法斯的情感应该更复杂一些,而绝不仅仅是平时经常提起的希冀。我一直认为辰砂是有怪罪法斯的意味在里面的,他对法斯的感情其实羡慕真的占了不小的部分。同样脆弱却甚至受到敌人喜爱的法斯拥有着辰砂所没有的、那种被大家在意的关怀和喜爱,这对于辰砂来说本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但这样的法斯却愿意来到辰砂身边,最初的法斯的承诺对于辰砂来说无异于迷茫的教徒看到上帝向自己伸出援手。


但是随着法斯逐渐变强和记忆逐渐丢失,他有了更多与辰砂无关的羁绊,但辰砂依旧只有法斯一人,这在本质上就是不对等的。其实法斯从未远离过辰砂,虽然忘了很多,但依旧潜意识里记得这个人对自己来说是特别的。可惜也是这样的法斯,他在不断成长的过程中却在辰砂这里依旧毫无长进,像最初一样会暴露自己的小任性,苦恼着如何搭话、辰砂会不会生气;但也像最初一样始终搞不懂,就像辰砂那句「如果只是组队的话,倒是可以」,其实辰砂他,只是想要一个朋友吧。


“我不会去的。”“要是月球上有可以消除你的毒液的方法,也不去?”“不去。”在我看来,这里的辰砂不仅仅是理性地为老师着想,也是在感性地出于自己的小心情而拒绝法斯。就像虚妄桑说的,或许那时候的辰砂对法斯真的是有点失望的,失望自己期待了那么久等待了那么久的这个人兜兜转转依旧没有察觉到问题所在,所以在任性地怪罪他吧。从这种层面上来说也算是又爱又恨了,是不次于钻石组的复杂感呢233333

和佐:

这首是辰砂的主题曲,也是整部番里面最催泪的BGM
辰砂聪明谨慎,同时祂又脆弱,孤独。
“汞珠将辰砂囚禁于黑夜
熔点使安特库独属于冬天
韧性是黛雅坚硬下的弱点
空洞让帕帕拉恰陷百年沉眠
听懂万物语言
残体忘却昨天
一曲二胡
多少泪眼涟涟”--网易云热评

adgjl:

微博整合1

封面:单纯想看它们笑就这么画了不必介意()

逢魔白汞:

饥饿使人持续自产糖块。
初期脆皮组相处妄想注意。


复习漫画的时候看到十五话那一小格子的辰砂就想着如果法斯把寝具拿去了之类的x

我也不知道是糖还是刀【】

逢魔白汞:

饥饿使人今天也在自产糖块。
脆皮组相处妄想注意。

大概是接着昨天的冬眠之前的妄想、是春天到了把新夏装带去给辰砂的合金法斯,正好遇上辰砂起床在换衣服来的x

冬装的里衬乱画的x

原来辰砂不换夏装是因为弄脏了……!去补了单行本角色介绍感觉好毒官方吐槽最为致命x【】

피 땀 눈물:

新年明信片1/2

我永远喜欢法斯.jpg

我永远喜欢辰砂.jpg

大轰雷:

就一张杂志拉页被我到处发感觉很不要脸(……)但是这个真的好美啊……砂砂还脸红!!
自己p了下但是急着看更新,所以拼接处稍微有点不自然orz图很大做壁纸应该没问题
哎呀你们两个坐那么远虽然很有距离美但是更想看你们手拉手心连心同住洞房村(靠)

聽說是台服的活動,看到就馬上買了
燈刀大法好(爆哭